第 34 章

布兰德听见这个声音时,瞳孔骤然一缩,仿佛有什么东西从骨子被唤醒。

后脊背隐隐痛了起来。

林屿只能看见面前亚雌在见到法维斯来时,仿佛是本能般的下意识便让开了,低着头道了一声:“雌兄。”

法维斯并未回答只轻轻颔首,第一时间侧身向林屿介绍道:“雄主,这是我的雌弟,他身体不太好,不怎么出来,您没见过他。”

“嗯。”林屿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又抬眸扫了一眼突然道,“跟你长得很像。”

这句话林屿并不是客套,而是确实很像,俩虫简直可以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轮廓极其相似,同留着一头白金色的长发,青蓝色的眸子,若不是浑身气质与法维斯大相径庭,林屿还真不一定那么快认出来。

法维斯听见林屿这么说,意味不明的也扫了一眼身旁的亚雌:“是跟我同雌父的。”

林屿本能的察觉出些不同寻常来。

法维斯受过良好的贵族教育,一般向他介绍别虫时为了防止尴尬,都会率先介绍对方的名字,但这次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个雌弟的名字竟然被忽略了。

仅仅只是介绍了个身份,而且这见面的样子,也不太像什么兄友弟恭的场面。

许是身为亚雌的原因,布兰德看着比身边的军雌要矮上半个头,外形也更偏向柔和,似乎更符合虫族传统审美。

布兰德的神色是林屿说不出的怪异,是他不喜欢的视线。

布兰德上下打量了雄虫一眼,似乎在问法维斯声音又低的像是说给自己听的:“这就是…你的雄主?”

军雌并没有回答,只是突然靠近了林屿,试图隔绝亚雌看向雄虫的视线。

布兰德见到自己的哥哥这副戒备样子似乎也并不意外,他稍微调转了个角度,转而继续将视线放在了面前的雄虫身上。

他躬身行了个漂亮的礼,礼貌的开口道:“您好阁下,我是布兰德.阿莱顿。”

林屿终于听见了面前亚雌的名字。

看着眼前的亚雌,他突然有些好奇身边军雌的神情。

他侧眸,法维斯却正一瞬不瞬的盯着他,那双透青的眸子里,正透露出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