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

空气中细微的呼吸声静静传来,雄虫已然没了回音。

法维斯盯着雄虫的背影久久凝眸,勾起一丝没有温度的笑。

半晌,他拉上被子躺下,将雄虫以极慢的速度抱入怀中,林屿的脊背贴在法维斯的胸膛之上,沉稳灼热的心跳声让人无法忽略。

军雌的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依依透着一丝寂寥:“……什么时候您才能告诉我您在犹豫什么呢?”

房间里是刻意下的静谧,于是没有人回应他。

半个小时后

林屿睁开眼睛,身后的军雌呼吸均匀,他低头看向腰部牢牢禁锢着自己的手,不太适应的伸手拽了两下,发现拽不开,索性由他去。

除了小时候在孤儿院时,林屿几乎记不清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跟别人一起同床共枕过了。

不属于自己的气息以极近的距离包围着,让林屿实属难以入睡。

他连床换一个都睡不习惯,那身边睡个活的军雌那就更是可想而知了。

雄虫望着前方的黑暗,不知道是不是眼花只觉得衣柜处有什么极小极小的红色光点,一闪而过,快点像是出了幻觉。

林屿眯着眼睛正要细看—

“您不睡吗?”柔软的唇瓣毫无预兆的贴上的他的后颈,法维斯的声音蓦地响起,竟然也还没睡着。

不过想也是,军雌的感知力很强大,他发出的这些声音恐怕早已经弄醒了法维斯。

“睡不着。”林屿收回视线,如实说着。

法维斯继续凑近林屿白皙的后颈,感受着丝丝缕缕信息素不断渗透:“因为我么?”

林屿沉默了一下,然后回答道:“……只是不习惯跟别的虫一起睡。”

法维斯最后在雄虫身上留下了个印子,开口:“那我回房间。”说着身后雌虫就要起身离开。

“等等…”林屿出言制止,手比脑袋还要快,一把按住他放在他腰间的手。

林屿低头看着自己的行为愣怔了一秒,然后看着看向自己的军雌,他微微抿唇说道,“就在这里。”

法维斯迟疑的被林屿重新拉回了被子中。

“没关系吗?”法维斯还在向他确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