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

林屿终于得力推开军雌,顶着着夏予川一脸不可思议的眼神气定神闲的抹去了唇上的水光。

他先是对着法维斯补充道:“安伦来了。”

然后又对着已经石化的夏予川:“他不知道为什么提前回来了。”

夏予川好半晌才从刚才的冲击力中找回自己的声音,他看向林屿的眼神逐渐敬佩:“辛苦了…林哥,你为了生活,好拼啊…”

法维斯好像并不很惊慌失措,反而很快就整理好了表情,与林屿并肩而立,摆上一抹公式化的神情,上前一步开口:“安伦阁下。”

“您跟雄主是否有事要说,我叫仆虫给你们倒水。”

夏予川愣愣的看向他,眼神有些迷幻。

明明刚才他还……现在却立刻态度礼仪完美的叫人挑不出一丝错处。

如果是他那什么被人看见,他立刻移民火星。

虽然面前军雌脸色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夏予川就是能感觉到来自对面对自己的不满。

法维斯的气场就算放在军雌里也算是极强的了,常年的不苟言笑和久居上位,早已经使他本就锐利的气质更加有形,每每沉着脸时就总是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场。

夏予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虚的缩了缩脑袋,明明林屿的雌君对他从来也没做过什么。

但他依旧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蛮怕看见这些每天浴血沙场的军人的,尤其是一沉脸,他立刻就发怵。

尤其是这位第一军区的上将还是出了名的虫淡如雪,不像伊德洛尔,起码每天见到他都是笑着的,面前这位……还是留给林哥吧,他不行!

“呃……其实我也没什么事情…不如……”夏予川干笑两声,把视线挪到林屿身上。

“要不我们之前说的出去的事情先缓一缓,既然你雌君回来了,那你就先陪陪…”

林屿侧眸看了一眼法维斯,也并没有反对,只是说:“我送你。”

刚要跟着夏予川走出府邸,身旁一直安静的军雌却抬手阻拦道:“这些就我来吧,雄主。”

夏予川汗颜,他连忙开口:“呃…不用不用!飞行器就在门口,我自己就可以了!”

然后僵硬着一张脸,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