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

“法维斯你这算什么?耀武扬威么?”

法维斯低头,束的松散的一缕白金长发从肩头垂落,拂过金色的勋章,阴影遮住他半边脸颊,叫虫看不清他的神情。

“耀武扬威?不,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而已。”

他理了理手上的白丝手套,慢条斯理的开口:“不论从前你跟雄主认不认识,现在他都跟你没关系了。”

“睡在他身边的是我。”军雌的声音淡漠且云淡风轻,仿佛脱口的是太阳东升西落般平淡的话语。

“能够触碰和与他拥吻的也是我。”

格纳咬牙切齿的瞪着他。

不给格纳再说什么的机会,法维斯率先结束话题。

“好了,私话就到这里。”军雌修长身形微微前倾,“皇室对你的调遣令下来了,是交代还是被交予皇室,由你自己选择。”

“当然……”

格纳脸上完全没有惧色:“是去皇室!”

“留在这里我多看你一眼就要吐——”

军雌眉宇神色极淡,似乎并不想与面前雌虫再多说什么,他直接打断道:“废话就不要过多喧嚣了。”

他扭头对着身边副官:“德尔文,尊重他的选择。”

“把他送到与皇室的对接处吧。”

德尔文点头:“是。”

德尔文同情的看了格纳一眼。

选了很差的一条路啊。

……

将格纳的事情处理好,德尔文回到了法维斯的办公室。

德尔文欲言又止的开口:“大人,您真的不需要我去查查林屿阁下和格纳的关系吗?”

德尔文其实也有点好奇这个格纳口口声声喊着要见上将的雄主,到底是什么样的过往让他如此有底气?

法维斯抬了抬手,眸光莫名的看向他:“不需要,别做多余的事情。”

德尔文跟着法维斯良久,闻言立刻意识到自己逾越了:“抱歉,上将。”

法维斯点出光脑,似乎是有什么要事,开始赶虫:“出去吧,把门带上,如果有事在外面请示,不要进来。”

德尔文恭敬的点头躬身,然后拿起桌上改好的文件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