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章

林屿盯着他,低声询问他。

“那你会吗?”

军雌很坚决的摇摇头。

他怎么可能会答应呢,他只是在意雄虫的态度。

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不论如何和雄虫亲近,他仍旧觉得患得患失。

“为什么您,总是离我这么远呢……”军雌喃喃道,声音很低,也不知能不能传到面前雄虫的耳朵里。

林屿漂亮的脸在阴影下显得稠丽,漆黑的眼与他对视,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压抑着一团浓重的墨色。

然后雄虫很轻笑了,却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如果你不会做的事,那么我也不会。”

“你是我的雌君,现在是,一辈子都是。”

.

次日晨间

外面热情的阳光将花园草地照成一片黄绿,白瓷地面被映的寸寸金黄。

昨天黑的那么快,林屿还以为夜间或者早晨会下雨,意外的是个大艳阳天。

这样的天气让林屿心情还不错,难得起了个大早,下楼时发现法维斯竟然还没去军部。

法维斯见到林屿时面上闪过诧异之色:“雄主今天起的这么早?”

军雌边问,边转身让管家将厨房热着的早餐端了上来。

因为平日林屿起床的时间对法维斯来说过于晚,所以他很少能看见早上的他。

林屿修长白皙的手拉开椅子,说话和行动都是明显的缓慢,坐到椅子上时依旧哈欠连天。

看起来像是醒了,又像是没醒。

雄虫一身柔软的棉质睡衣,将平日里身上的冷气抹掉十之八九,

法维斯在军部呆的久了,也是已经很久没见过起的这么晚的虫了。

若是在军部里,也许已经被他罚的这辈子晚上两只眼睛都得轮流睡了。

可偏偏面前这是个祖宗雄虫,打不得,骂不得,甚至他连句重话都舍不得说。

早餐被端上来,林屿困得半眯着眼睛吃起来。

味道依旧是熟悉的恶心。

白起了。

法维斯已经用过早饭了,他看着面前林屿只动过一次的粥,想起之前雄虫说的话,他蹙眉道:“还是不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