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

“松开。”林屿用手推他们。

军雌缠了上来,耳鬓厮磨着:“不要。”

另外一只也趁机凑了上来,拉住林屿的手,放在心口处,语气可怜兮兮的:“雄主,我难受。”

动作间,手腕处露出一片尾部发黑的虫纹。

‘法维斯’靠近他,呼吸逐渐交织在一起,犹如磁铁般相互吸引。

面上装的委委屈屈,手下林屿却感觉到有只手不动声色的开始解他的衣服扣子。

林屿听见他还在装可怜。

“……僵化好难受。”

林屿被他们的气息牢牢裹住,像是落进了细密编织的蛛网之中,他撑起身子躲避着灼热的亲吻:“够了……”

军雌却依旧不依不饶,眼神中充斥着占有欲,他倾身将所有温度渡过去:“怎么会够呢?还什么都没做啊,雄主。”

指尖抚过肌肤,宛若过电般的酥麻让人禁不住上瘾。

心头温热,莫名的情感不停充斥着,像是温水,涨涨的。

林屿被这样的热切淹没,无所适从的伸出手想要拽住他们,却扑了个空。

心脏一瞬抽搐。

忽然间,所有触感和声音都消失殆尽。

林屿睁开眼,房间里只有一片漆黑,静静悄悄的。

他低头掐了一下自己的手,痛感顺着神经渗透,这里不是梦境,是真实的。

他看向自己身侧,旁边空无一虫。

突然,林屿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

他偏过头,一块儿散发着微光的半透明屏幕漂浮在空气中。

上面是两行来自系统的拷问。

【0813,你都做了些什么?】

【你根本没有在完成任务。】

林屿并不理会它,而是拿过床头的水杯,喝到了梦里没机会喝上的水。

【林屿,回答我。】

林屿将一饮而尽的杯子放下,玻璃器皿与木质的柜顶相触,发出‘咯哒’一声,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晰。

“我说了,我要的是自由。”

“你要是不管,我跟法维斯玩玩也就腻了,但你要是出手干预的话……”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