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

第26章

终于,在军雌炙热的吻又落在一处时,雄虫浑身一颤,一阵泛着清透的广玉兰香气顺着衣领往上弥漫,升腾。

是信息素。

法维斯闭上眼睛,贪婪的埋首。

好温暖。

好柔软。

是雄主身上的温度,他此时是真真其切切的触碰到了。

半晌,法维斯终于吸够了,感到略微餍足,他像是小动物依赖主人般,在颈窝处没忍住的蹭了蹭。

贴的极近的他同时也察觉到雄虫异常的呼吸声,军雌的耳尖轻轻动了动。

法维斯好奇的抬眼,猝不及防的瞧见了林屿眼中的水光。

他有些慌了,手忙脚乱的从雄虫身上起来。

“…您、您哭了?”

林屿哑着嗓子呵斥他,出口后却又带着些说不出的软:“滚。”

只顾自己舒服的狗东西。

法维斯视线扫过林屿的锁骨处,发现那处全部都是青红的吻痕和印子,猛然看过去甚至显得有些触目惊心,像是被欺负了一样。

法维斯愣住了,随后捡起枕头蒙住脑袋,耳廓慢慢变热升温,通红仿佛要滴血。

这、这都是他做的吗?

他对雄主……

林屿有些艰难的撑起身来,军雌的力气到底有多大,他今天确实是长见识了。

他看着法维斯那个样子,没好气的一把将枕头揭下。

刚才凶的跟不要命一样,黏在他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现在又是在这里装什么纯情?

可恶的很。

林屿恶声恶气:“爽够了就滚下去。”

军雌自知不对,被凶了也丝毫不敢反驳,就在一旁眼巴巴、可怜兮兮的瞧着他。

像个落水狗。

林屿下了床,站起来开始整理衣服。

法维斯拉住他,问道:“您要走?”

林屿头都不抬:“不然,我睡哪里?”

外面的天色已经不算早了,再不走一会儿就黑下来了。

法维斯打量了一眼周围,挽留道:“雄主,可以加床,我也可以睡地上,我还可以不睡!”

林屿拒绝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