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第25章

加利仍旧不死心,他抬起头,再次复问:“您真的确定法维斯上将没有对您恶意强迫吗?”

雄虫闻言唇角勾出一丝嘲讽的弧度,黑漆漆的眸子深不见底,目光如同腊月寒冬的冰窟。

林屿一字一句,声音听起来阴森森的,明显是已经动了气:“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你是认为我在撒谎吗?”

雄虫的话音刚落下,与此同时,属于S1级军雌的精神力如刀刃般割来,亚雌们只感觉瞬间犹如被刀锋碾过脊背。

太强了。

这是所有雌虫在一瞬间的想法。

在病床上就能这样大范围的用精神力攻击,那全盛时期又该是如何厉害。

最强军雌,确实不是浪得虚名。

加利冷汗直流,他尽力撑着脑袋看向法维斯凌冽坚毅的面庞,心中模模糊糊的突然意识到这位帝国最锋利的尖刀已经对面前的雄虫彻底缴械了。

这柄利刃,若是真心听命于除了皇室以外的他虫,对帝国来说不知道有多危险。

一时之间亚雌甚至真不知道谁才是那个狐狸精了。

加利咬牙,知道今天无论如何怕是带走不军雌了。

亚雌努力站直身体,求饶般:“不不不!阁下,您别动气,是我们误会了,我们这就离开!”

加利转过身时面对手下时,脸上再也维持不住笑容,一张脸直接垮下来,他压低声音,一肚子火气。

他对着手下半呵斥道:“退出去!”

雌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是同时露出的不可置信。

他们到现在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所以……法维斯上将真的被他的雄主保下来了?

这是什么炸裂的事情,雄虫居然会以保护的姿态去保护一只军雌?

还是说真的是误会了,可能他们真的就是在莫兰蒂玩些纯情的东西?

可…雄虫的宠爱总又是做不得假的。

他们入雄虫保护协会这么久,自然是见过不少雌虫被冤枉带走,雄虫站在旁边都不会多看一眼的事情。

明明知道只要自己随口一说,自己的雌虫就能免受苦痛。

可他们就是无动于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