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第24章

加利面色闪过一丝极快的欣喜。

果然,雄虫们到底还是只会顾忌自己,这样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

免得夜长梦多,想起出来前上面对自己丰厚的许诺,加利就禁不住的扬起嘴角。

那可不是个小数目啊……

他上前一步就要将法维斯抓起来,这时加利以为的本该安分的林屿却再生变故。

“我说了你能动他了吗?”雄虫语气云淡风轻,但眼底神色却完全没有半点刚才的动摇思顾之色。

加利意识到不对劲,脸瞬间变了颜色:“……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刚才话并没有说完。”林屿目光下敛,眸中锐利,浑身气息散发这一股子锋锐,他眼神精准的落在虫群最后的那只亚雌身上,“在此过程中那只雌虫有看到我求救了吗?”

最开始这群虫一进来他就发现了利维亚,那只在酒吧勾搭他的亚雌。

听了他们的来意后一直没点出来就是为了此刻名正言顺。

加利锐利的目光也如刀般扫向亚雌,利维亚被看的一抖,声音颤颤巍巍:“没……没有。”

利维亚真是一点不想再回忆,别说求救了,当时雄虫被那军雌护的连脸都看不到,一副恨不得放进身体里的疯狂样!稍微动一下那精神力充斥的到处都是,还雄虫求救?他都想求救!

林屿满意的点点头,他捋了捋颊边碎发,神情突然促狭起来,略微带了些笑意:“所以…我只是想玩些特别的,不可以吗?”

此话一出,病房里再次安静。

虫族雄虫大多被养的暴虐不堪,完全没有同理心这种东西,什么没下限来什么,不抽几鞭子划上几刀根本就难以履行义务。

像是林屿这种方式,对他们来说,实在是过于纯情了。

类比于人类的话,也许就像是在拉手过家家的那种程度。

一时之间,在场的众雌虫们看向法维斯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毕竟法维斯第一次被收押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当时他们还唏嘘着就算是上将又如何,阿莱顿的继承者又怎样,还不是要成为他们的阶下囚。

可是这才距离上次出押多久?短短时日,一只军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