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第20章

休尔斯转过身来,他有些没听清楚:“您说什么?”

休尔斯现在很忙,他已经没空招呼林屿他们了:“您先躲进去吧,我要去上面支援上将。”

谁知道雄虫不仅不动,还语不惊人死不休:“我要跟你一起去。”

休尔斯通讯器都要握不住了,他不知道这位雄虫祖宗又是在轴什么。

“阁下!现在这个时候就别闹了!”

林屿向前一步,眸光一定:“我很认真。”

休尔斯才不会相信他说的话,他觉得雄虫现在就是不知轻重的玩闹,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

他扶额叹息,上将真的是眼睛瞎了,怎么找了个这样的煞神雄虫!

一想到法维斯,休尔斯的心情就更加糟糕了。

若非这只雄虫到现在都不愿履行职责给予精神力抚慰,他们上将身为S1级军雌怎么会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他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上将现在很危险,若是您还有一点念及和上将的情分,拜托请您进入安全屋吧!”

林屿知道跟休尔斯是讲不通的了,他不再理会他,反而转身让夏予川进屋:“你进去这里呆着,最好给伊德洛尔发个消息。”

“啊……?”夏予川摸摸脑袋,显得有些憨,“可是,要是他知道我来夜店……”

“外面是敌袭,这不是闹着玩的,你最好让他知道你在这里。”

他们的国家和平很久了,不止是夏予川,就连他对袭击这两个字的感觉都很模糊,这比他们在电视上见到的恐怕还要残酷的多,尤其他一会儿出去后怕是顾不上他了。

夏予川似乎被他说服了,他一向听林屿的话,于是点点头:“好吧。”

“伊德洛尔会来吗?”林屿突然问。

休尔斯:“当然,除了兰德尔上将来不了,其他三军上将都在。”

林屿点了下头,对着夏予川道:“告知伊德洛尔你在哪间屋子。”

夏予川听话的打开消息界面。

安顿完夏予川,林屿直视着面前的军雌,语气持平并不激进,却蕴含着不可移易的势在必得:“你拦不住我的,要么现在带我上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