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第19章

林屿扶着沙发喘息着平复呼吸。

法维斯站起身,神情平静的舔掉唇上的水渍,望向林屿。

林屿退后,手不动声色的摸索着门把:“…我看你真是疯了。”

可他忘了在他面前的是安塞伦斯最强的军雌,鼓膜听器的灵敏度是雄虫的几倍甚至上十倍,这点动静在分秒之内足以被分析的透明。

法维斯向他走近,步履平稳却眸中藏金,时隐时现间透出来自动物的野性:“雄主是想开门逃跑吗?”

他将雄虫困在胸膛与门板之间,低头当着林屿的面生生扭断了门把手,当啷一声,甩在了地上。

这下林屿最后一条退路也被堵死,且更坏的是面前的军雌状态明显异常且不稳定,要是再刺激他,说不准他会做些什么不好的举动。

“雄主,您怕我伤害您吗?”法维斯看着林屿警惕的眼神,他柔声安慰着雄虫的情绪:“别怕,雄虫保护协会大约还有十五分钟到达。”

“您不要怕……”

“就十五分钟……”军雌的手穿过他的指缝,以十分亲密的姿态将他圈入自己怀里。

他只要这十五分钟,就够了。

双臂绞紧,林屿从没被这么拥抱着,仿佛是有台压力机在挤压一般,林屿被勒的喘不过来气,他用力拽着法维斯的衣服,冷声斥责让他松开。

“轰——”

拉扯间,窗外火花一闪,随后是一阵碎裂声,玻璃碎片裹着灼热的高温向他们袭来!

法维斯眼中金色彻底代替瞳色,在瞬息内抱着林屿就地一滚,离开了玻璃渣的炸射范围。

吊灯的水晶灯也被震了下来在地上摔得粉碎,周围余存的电路不时滋出火花,屋子里一下子变得有些暗。

房间里霎时响起悠长刺耳的警报声,红蓝色的警灯交替闪烁。

紧随其后是唯一一只留存的喇叭,被炸坏了外壳,坚强的用着全损音质开始播报。

【警报!警报!】

【———发生敌袭!请尽快进入地下躲避!请尽快进入地下躲避!本通知不再重复!】

失去了玻璃,高楼的风迎面争先恐后的灌了进来。

军雌一脚踹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