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第18章

林屿静静看了他片刻,仿佛没听到般开始关门,却被法维斯直接伸手阻断。

法维斯抬起头,只能看见雄虫微微翘起的睫毛,一双黑眸浸润在暗色里,漂亮似花蕾般的唇不悦的轻抿,似乎是在无声斥责他叨扰的行为。

法维斯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他已经好几天没有见林屿了。

朝思暮想了几天的雄虫就在他面前,想要触碰的妄念在这一刻化为一种说不出的干渴,每分每秒都焚烧着他的心脏。

无法消除,哪怕是不停的工作也只是望梅止渴罢了。

林屿将门强按下去,法维斯却是眼都不眨的站定,又试了几次,结果依旧如此,无论如何也关不上门的林屿只得作罢。

他转身坐回沙发上,神色冷漠,并没有再多给法维斯一个眼神。

高大的军雌跟进来站在雄虫身侧,声音沙哑:“雄主,回家好吗?”

林屿这才往将目光投给他,却是低下头一点点的掰开他的手,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

雄虫很冷静的问道:“你可以彻夜不回,我不可以?”

他看向不远处已经傻掉的亚雌,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法维斯的指尖冰冷,有些怔然,他茫然无措的试图改变雄虫的心意:“婚期还没满三年,您不能……”

林屿支着头,声音隐约是的嘲意:“所以你是想要离婚吗?法维斯上将。”

法维斯垂在身侧的手一下子握紧了,心脏处似乎隐约痛了起来,痛感并不锋利,也不尖锐,就像绵绵的雨打在毫无抵挡能力的心脏上,化作了细细的针。

他低下头看去,明明身在这酒-色场所,雄虫浑身气质却依旧宛若冰雪不可靠近,纤长眼睫轻垂,淡漠的仿佛世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半敞开的衣领不仅没有破坏这种感觉,反而还平添了一丝禁欲感,举手投足间浑然天成的淡然气质不可模仿,看起来贵气十足。

雄虫又端起了面前唯一的一杯酒,动作间再次露出那俊美无匹的容貌,白皙精致的下巴,唇瓣被酒液沾湿,看的利维亚蠢蠢欲动,却又碍于他身边那只威慑力极强的军雌而不敢靠近。

法维斯微微勾起一个嘲讽的笑意,眼里泛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