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

第16章

法维斯:“……”

如果现在笑出声的话,会被雄主家暴吗?

他错开脸,用食指抵住唇,忍住笑意,轻轻咳嗽了下。

军雌声音轻柔像哄虫崽般:“您可以继续住,没关系的。”

“我让仆虫们打扫出别的房间就好。”

林屿拉住即将转身离开的法维斯,衣角被虫轻轻的捏住,他的声音很低:“是我擅自住了你的房间,你不必走。”

法维斯半跪在林屿膝边,半张脸贴在雄虫膝头,感受着雄虫因接触而僵硬的身躯,他笑了笑:“我是您的雌君,我的一切都是您的。”

军雌仰起头,神情隐约中透露着些许温柔,他很认真的说:“不论是我的生命还是财产,我的军功或者荣誉,都属于您。”

在虫族只有一只虫真心认可对方才会献出自己的一切,虽然雌虫嫁与雄虫后名义上一切都该归属于雄虫,可这次是他出于自己意愿的。

“您别拒绝好吗?”

法维斯眼中一派真诚,他靠近林屿的脸庞,什么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

雄虫睫毛颤抖,却陡然避开了,他沉默片刻:“你是我的雌君,但你的还是你的。”

法维斯失落极了,只觉得心头一阵干涩,繁多的情绪压得他难受,他觉得雄虫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还不能接受他。

可为什么呢?

他知道雄虫并不喜欢军雌,可连如此多的财产荣誉都不能让林屿接受他……就仅仅因为他是军雌吗?他的雄主…真的就这么厌恶他吗

可如果厌恶为什么要与他一起就餐?为什么容忍他的亲近?又为什么……要住进他的房间?

难道这一切都只是他自作多情吗?明明雄虫在为他破冰啊!

法维斯难过的抓住他的衣角攥在手中,眼中微不可察的泛出一点红:“雄主您不能—”

话未完全脱口,雄虫像是已经明白他要说什么般提前打断。

“够了。”林屿睫毛垂下,语气中似有回避的意味,“你在这里睡,我出去。”

明明是S1级的军雌,却不敢对面前的雄虫用力半分,抓不住的衣角从手中脱离,神情落寞的站在原地,明明是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