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第9章

“阁下,该起床了。”

伴随着窗外仆虫的呼唤和咚咚的敲门声,林屿懒散而无聊的一天再次开始了。

睁开眼是一间色调素净,装饰简单的天花板。

林屿慢吞吞的眨眼,后知后觉想起这不是他的卧室。

———他的卧室在昨天已经被他不小心淹了。

因为他卧室的地板采用的是通铺花梨木,虽然他浸泡时间不长,但是为了保护地板的后续使用,他的房间要清水还要打开晾晒,林屿干脆住到了法维斯的卧室里来。

他是比较认床的,他本以为昨天一定是他的不眠之夜,没想到他竟然睁眼发现了自己一觉睡到了天亮。

早晨柔和的光穿透玻璃,照亮了这间林屿昨夜未来得及细细打量的房间。

法维斯的房间很干净,比起林屿整体采用木质的装修,法维斯的卧室明显更注重空间的利用和功能的简洁性,没有什么过多的摆件和装饰,除了床就只剩一张简约的桌椅摆放在角落,供人休息或阅读时使用。

房间内的设计以简单的几何形状和清晰的线条为特点,装饰色调以中性色为主,几乎只有白色、灰色和黑色,唯一可以说的上鲜明一些的颜色就是窗台上类似雀鸟的淡黄窗帘。

林屿动了动肩膀,视线扫到房间里的床头柜上,那里很整洁,只放置必要的物品。

一本已经写完了的工作笔记和一个备用通讯器,然后往左是一个造型雅致的台灯,下面抽屉里也是一些整理整齐的文件,极度的简练,连林屿这个做律师的都自愧不如,如同法维斯一直以来给林屿的感觉一般。

法维斯出差,林屿失去任务目标,自然也就没有任务需要完成,相当于自己给自己放假了。

林屿吃过早餐,无聊的刷着星网,突然想起自己已经好久没去上学了。

还是大意了,他已经工作了有几年,大学生活对于自己来说早就与久远的少年时代一起在他的记忆里渐行渐远,逐渐朦胧成风,使得他经常会忽视原主还在上学这个事情。

安塔利学院大四一周只有三天上课,上午与下午的课是一样的,只需要选上一节就可以,每周至少要上一节课,除非请假。

林屿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