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第8章

林屿是个认床的,因此当他能动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回上将府。

夏予川眼巴巴的在他身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劝,试图将林屿多留两天。

但最后看到林屿病后未愈的苍白脸色,夏予川最后还是将林屿放走了,说过几天等他好点再去找他。

飞行器很快行驶到上将府。

进门时,法维斯的步履突然一顿,林屿下意识的回了下头。

法维斯慢半拍的眨了下眼,问出了藏在心里一路上的疑惑:“雄主跟安伦阁下的关系……”

林屿停步,像是被触及到什么,声音有些冰冷:“我的事不需要你管。”

法维斯垂眸,轻声:“…抱歉。”

林屿忽视掉军雌骤然暗淡的眸子,独自进了门,准备去客厅接杯水。

从阳台路过时,眼前划过一朵有些眼熟的红色花朵,花瓣略左旋作卷筒状,五瓣的。

林屿觉得有些眼熟,细细回想了一下,从前生物课上似乎有过惊鸿一瞥,但因为红的太过娇艳,叫他如今都记得。

垂花悬铃花。

这种花生长在比较热的且阳光充足的南方,但林屿是北方人,从未亲眼见过。

他有些好奇,停住步子,凑近了看去。

垂悬铃被称作“永不开放的花”其实只是因为它的花瓣低垂着生长,花瓣永远含苞待放般的半合着,像是在掩藏深处的美丽。

沉思间,背后传来呼唤声。

“雄主在看什么?”

林屿闻声转头,是法维斯。

军雌似乎很快调整好了情绪,又是一如往昔,仿佛刚才在门外的片刻落寞是林屿一闪而过的错觉。

“花。”林屿侧身让出身后的花朵,用手指了指。

法维斯抬头扫了一眼,发现是垂悬铃。

这种花很普通,几乎开遍安塞伦斯,阳台上有许多从各地收集来的奇珍异草,法维斯本以为林屿看的是什么珍奇品种,没想到竟是这个。

确实有很多雄虫喜欢侍弄这些脆弱的花花草草,难道林屿也喜欢?

法维斯看着林屿白皙的侧脸,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小心翼翼的开口:“雄主喜欢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