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第2章

首都星A区教改所

单调的合金板铺盖成一间间具有极强防御性的拷刑屋。

空荡荡的回廊里几名身着蓝色军服的军雌快步走向深处的某一间。

推开门,里面是布满刑具的铜墙铁壁,安塞伦斯战功赫赫的上将法维斯·阿莱顿赫然于刑架之上。

法维斯垂着头,白金色的头发顺着轮廓半遮住脸颊,发尾处发红打结,已经被血液凝固住了。

小麦色的皮肤竟透着些许苍白,俨然已经失血过多。

身上则更加凄惨,数不清的鞭痕淋漓交错,身上的白衬衫早已经被氤氲上了另一种颜色。

上前的雌虫沉默一秒,随后开口:“法维斯上将,您被保释了。”

长久的失血让法维斯虚弱,他闻言抬头不语,看着周围的雌虫上前解开手上的镣铐,为他带上抑能环。

这东西是每个出了教改所的雌虫都要佩戴的,主要作用是防止雌虫再次暴起伤害雄虫。

几名军雌拿出一份保释文件,公式化的开口。

“上将,您的运气很好,只关了几天您的雄主便同意了保释。”

“希望您不要再做出这种事了,好好服侍雄主才是正经。”

米尔林安置好林屿后也急匆匆的赶过来,他带着法维斯的军服,来的时候正好碰见法维斯被人带出来。

法维斯垂着眸子,一身血迹却并没有米尔林想的那么狼狈,只是明显比米尔林印象里的更加沉默。

他将军服递给他,此情此景也不知该说什么,只能摇头叹息,这也许就是他们雌虫的命。

一双修长的手轻轻接过。

法维斯沉声,声音如同玉珠般冰凉:“谢谢。”

浴室中的水温暖适宜,可淋落在伤口上却不亚于在身上扎针。

原来的白衬衫已经破损,柜子里米尔林已经为他准备好新的,这是法维斯进教改所三天以来换的第一件衣服。

却是为了在雄虫面前体面一些。

手腕上的抑能环落上水珠,表盘不时闪过幽幽蓝光,表明自己正在运作中。

这东西他只需要佩戴一天,可一天也可以让愤怒的雄虫做出很多事情。

章节目录